电梯.jpg
并非拉仇恨,因为我本身就是北方人,只不过在南方生活了十多年,已经比较适应南方的城市节奏,南方的生活文化,南方的乡音语境,可以说我喜欢南方,但并不是骨子里的喜欢,如果说可以让我感到的舒服的可能是南方的城市与乡村,但让我哭泣的永远是这把黄土与春风。也不是想扯太多,只是刚才经历的一件事顺便把其写下来。
早上踩着平衡车上电梯,因为住得近,十车道宽的马路没有天桥,没有地下通道,过马路的方式要么是横穿,这样最直接,当然也最危险,可以说在这里生活三个月把过去十年的马路次数都穿完了,说经济制约意识,我们不得不承认。我虽然不怕死,但横穿马路道德心的耻辱还是让我备受煎熬,要么就是走多一会到几百米开外的地方过马路,然而这么宽的马路40秒的红绿灯似乎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是快跑,一点小尊严全部被跑没了,怎么办,也不至于开车,那就买个平衡车代步吧。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