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jpg
并非拉仇恨,因为我本身就是北方人,只不过在南方生活了十多年,已经比较适应南方的城市节奏,南方的生活文化,南方的乡音语境,可以说我喜欢南方,但并不是骨子里的喜欢,如果说可以让我感到的舒服的可能是南方的城市与乡村,但让我哭泣的永远是这把黄土与春风。也不是想扯太多,只是刚才经历的一件事顺便把其写下来。
早上踩着平衡车上电梯,因为住得近,十车道宽的马路没有天桥,没有地下通道,过马路的方式要么是横穿,这样最直接,当然也最危险,可以说在这里生活三个月把过去十年的马路次数都穿完了,说经济制约意识,我们不得不承认。我虽然不怕死,但横穿马路道德心的耻辱还是让我备受煎熬,要么就是走多一会到几百米开外的地方过马路,然而这么宽的马路40秒的红绿灯似乎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是快跑,一点小尊严全部被跑没了,怎么办,也不至于开车,那就买个平衡车代步吧。

当然仅不至此,买平衡车还有很多原因,比如说这里汽车相对较少,空间上还是比较安全的,吃饭的地方少,要走的比较远,尤其是回家的时候,小区采用面部识别,而我录入了三次面部,怎么也识别不了,保安老说我是偷懒,说全世界的人都可以识别就我不行,一副责备的语气,要我手动登记访客信息,于是小区三个门,我只能从最远的第三个门出入,因为这个门相对其他两个门,要么是上锁几率小些,要么是有汽车收费的栏杆可以钻过去,要么可以代表电动车党,有时候保安看到会主动开门,可怜巴巴。
我通常到公司会晚几分钟,就是为了躲避所谓的高峰期,虽然我们这栋楼上班的人并不多,但有些管理层大概和我一样想错开几分钟,于是上电梯的大概就有了五六个人,电梯够宽敞,我踩着平衡车站里面是没问题的,但前三个人进去后却堵在了电梯口内,干吗?按楼层呗,等按完了直接往后站,有一个站在了按楼层的位置却低头玩起了手机,于是电梯门关闭的一瞬间,我踩着平衡车正好被夹住,一个女孩吓得大叫“哎呀……”,而我很从容,很淡定地走下了车,再看堵在电梯按钮旁的哥们,依旧低头玩手机(游戏),说到这里我并不是埋怨什么,而是注意到两个小细节:
1、在广州上班这种白领写字楼,上班高峰期大多是挤得够呛,大家的经验是上电梯后都先往进走,走到里面然后前面(后进来的)的人帮大家按楼层,高层的可以等前面人下了后自己按,这已经变成一个规则,而不是大家都堵在门口每个人都按楼层,按完楼层一分钟就过去了,公交车也一样,你可以先上车再回来打卡,也可以从后门上车来前门打卡,而不是都堵在门口一个一个打卡进入;
2、帮别人按电梯门怕夹到人这是常识,更是素养,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而据我这几个月的观察,大多人都是进电梯自己按楼层,进去后没有丝毫的帮后进来的人按开门按钮的意识,不得不叹,相对人们讲的南方人的冷漠来说,我觉得北方这种热情的冷漠更是让人不舒服。
都说南方人冷漠,人与人之间少有瓜葛,除了利益来往,北方人慷慨,称兄道弟人情社会,但面对文明,似乎这种热情却变成了冷漠,我不知道在高新区这种繁华区域上班的写字楼是否“南方的热情”还是“北方的冷漠”,但这确实是提高效率的一种方法,如果你没有在写字楼上过班,如果你没有挤过高峰期的电梯,我不是在探什么愤慨,只是觉得一个地区的经济确实影响人们的思维模式,而我们也不应该用一个层次去衡量不同的文化,就好像我说的按电梯意识,当然不是有人想故意夹人,只是无意识的举动而已。
仅为探讨的一些想法,不代表任何观点。

Tags:南方人, 北方人, 电梯夹人, 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