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姐,算是第一代网红,长相奇特,性格奇葩,积极乐观,不怕挫折,坚强自信,勇敢!

除了前两个最直观的词,后面都是积极词汇,用在任何一个人民英雄身上都不足为过,然而用来形容凤姐,可能第一感觉还是无法认同。

如果没记错凤姐大概是在06-08年左右火起来的,同时代的还是芙蓉姐姐,其实当年而言,凤姐大名茶前饭后,只是从来没有做过深入了解,也许是觉得无趣,也许是觉得没有兴趣,只知道长相奇特,性格奇葩,厚颜无耻云云,舆论更是一边倒,玩笑期间也不忘随时提出来博一笑之。可凤姐并未受挫,也并未向舆论妥协,她没有征到合格的男友,过了若干年,她移民美国了,新闻里说在国外洗脚店工作,又有舆论说,至少她凭双手在努力,而且敢于追求自己的梦想,还凭借双脚,选择了自己的人生。

最近无意,又翻出了凤姐当年的采访视频,以及参加综艺节目的视频,主持人和嘉宾不断提出一些刺耳,甚至诋毁的声音向凤姐提出一些问题,凤姐始终面带微笑,虽然手和脚有些不知所措,但依旧自信,满满。涂磊起身离场,说是自己害怕间歇性精神疾病复发,另一女嘉宾面带讥笑,身体前倾,用了人世间极为丑陋的表情挑懈凤姐,质问你哪里来的自信,哪里有资格想找条件那么那么好的男朋友,言外之意:恬不知耻,厚颜无耻,死不要脸,不配做人。凤姐没有做过多解释,依旧面带笑容自信满满。

那时候年纪不算小,但涉世未深,对人世间的套路相知甚少,知道人心险恶,但不知何等险恶,凤姐是否相关公司炒作,必然有此成份,凤姐也承认了,有节目邀请她上节目,安排两个假男朋友,一个是丑的,一个是帅的,她就答应了,反正自己又不吃亏还有钱收。相比我们定格的凤姐丑陋的长相以及冠以丑陋的内心,我觉得似乎更丑陋的是普通大众,电视台为什么邀请凤姐上节目,安排这一系列的假事情,还不是为了博眼球,俗称炒作,不管是电视台还是相关公司,早已达成自己的目的,从而迎合大众的低级趣味,不但当时,十多年后的今天民众有所成长吗?似乎并没有多大变化,还是喜欢那么低趣味的,俗的。

我来编写一个小故事,也算作一个例子:贵州山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女孩小罗2岁的时候父亲就因病去世,母亲也出走无音,从小与奶奶相依为命,尽管如此,小罗衣不遮体,连双像样的鞋子也没有,为了上学,她每天起早贪黑走十几公里的山路,爬悬崖,很多时候都是光着脚在走,但她热爱读书,她说她要好好读书,将来要考到北京去,她的梦想就是能上北京大学。这个故事如何,励志否?为什么一个凄惨的女孩怀揣梦想,却被批得一文不值,另一个女孩有着同样不切实际的梦想,却看作是感动中国。没错,都源自于我们内心的丑陋与善良,又或者我们早已习惯于这种评价方式。

封建社会破除的时候同样传进来一个词叫自由,而法治的现代社会最基础的自由是言论自由,凤姐说了一些不切实际的话,于是群诛笔伐,整个社会都愤怒了,从那些嘉宾的表情和口中,实是看到了人性,丑陋的人性。然而他们自己从来不觉得,张三长李四短从来不觉得,每个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看待别人,要求别人,殊不知自己屁股的屎还没擦干净。

凤姐凭借自己的努力去了美国,貌似也拿到了绿卡了吧,不单是凤姐,整个华人大多在西方的奋斗方式也不过如此,我们自然没有资格笑人家洗脚,相比那些在国内一副臭嘴脸的放弃治疗患者来说,洗脚是那么的光荣与高尚。我也向往西方的自由,北欧的富足(身心),但我却只有一副臭嘴脸和臭毛病,有些事情其实很简单,但我们就是看不透。

苦难的人生,谁都没有资格嘲笑谁,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更不该嘲笑别人的梦想。

Tags:凤姐, 罗玉凤, 网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