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冠状病毒横行,闭门锁户也是好久没有出门,网上爆出来的问题多的不谈,就谈一个词,不戴口罩上街不是被劝返,而是被暴揍然后带走;第二,打麻将麻将桌被砸,暴力砸碎。

这两个问题都有几个共同点,第一是本不该戴口罩出门,本不该打麻将,第二个是都离不开暴力,那我们就逐步分析从小事件延伸出来的大道理。

这几天关键时刻,我很认同一句话,就是自己宅在家,不给国家添麻烦,但总有些胆大心宽的人,他们总觉得离自己比较远,这也促成了不戴口罩上街的事情,我们也无法排除两种可能,第一,实在高价也买不到口罩,更不要说口罩天价,无能为力,第二,可能是出去买菜买米,没口罩也要吃饭嘛,这也就不难理解双方的冲突,一方觉得人类危矣,求生欲很强,另一方觉得,运气好无所谓,重要的是你管不着我,所以即冲突。更难理解的是砸麻将桌的,如果是三五邻居凑一桌聚众,实在该死,但还有另一种可能,就是自家人宅在家凑起来的局,如果是,那我觉得是无上大碍的,反倒能让人安心宅家,尽管打麻将不合适,砸人麻将桌一定是不对的,非法入侵不说,还打砸,就差抢了。

再综合来说暴力这个词,远的不说,就说某年的抗日游行,打砸店铺,日本车,还有开日本车的中国人,一个U型锁下去,至今植物人,我们一直说中国人多,一但乱起来谁都掌控不了,所以任何事情第一思维是不能引起公众骚乱,理念没问题,我们也不会忘记上海跨年的踩踏事件,所以不管是音乐节,还是公众现场都会有保安特警看场子,生怕出现公众事件,也因此,我们错过了很多,很多活动事情是不能被允许举办的。我们这里单说为何我们对个人暴力如此恐怖和戒备,我有一个理念,一个人选择暴力的方式解决问题一定是通过其他方式无法解决不得已的选择,就好像社会犯罪率一样,没有人愿意轻易犯险去犯罪,要么是通过正常渠道无法伸冤而杀人,要么是找不到好工作无法维计而偷抢,犯罪是需要成本的,他自己也会计算,算下来相对付出的代价,还是前者划算点,所以他选择了犯险,以此看来自然是我们社会的悲哀,法律不健全,民众不安生,北欧和日本的犯罪率是很低的,因为他们社会发达,每个人都明知犯罪成本太高。而这些城管保安甚至居委的冠以官方名义的打砸系就显得更加突兀,似乎他们戴个红袖章手里也就有了权力,这也是中国人对于“权力”的普遍印象,这种权力没太大问题,但这是封建时期的概念,法制社会的权力不再是如此了,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就好像警察是公民赋予权力保护人民的,而不是对人民使用暴力的,你一个带了红袖章穿一套迷彩服就“合法”地到人家打砸“抢”,这显然是违法违法的!可谁在乎啊,我就砸你打你抢你怎么了嘛!!!

由感而发,这似乎暂时看来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仅代表个人观点,就事论事。

参考资料:
《四年了,抗日游行中脑壳被打穿的西安人还在病房》

Tags:暴力, 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