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写,一直觉得没必要,大难当前,必当全民携手共度难关,但其实并非想的那样或者宣传的那样,多的不说,就说两句。

从大年初一那天晚上开始,某电视台春晚大唱赞歌庆丰收,电视之外的网络朋友圈却盛传着一个让人云里雾里像科幻片一样的消息,似乎大家都很兴奋,但又充满了担心,兴奋的是大概可以不用急着返工了吧,担心的是必经湖北也好武汉也好,和我们很多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更不要说这东西还到处看不见的传播。于是开始有人说要抢口罩,而且要N95的,哥哥和嫂子也在外出的时候见很多人排队顺便买了一些回家备用,说是外面高价也买不到。接下来发生的,你们每个人都清楚,我也没有再讲的必要,截止今天,大年三十赶去武汉,曾上过超级演说家法律从业者的陈秋实依旧还无下落,大概不会死,只是变成了政治犯。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