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837-1G21500051513.jpg
不记得从什么时间开始我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出门带伞,不论是严冬酷暑还是夏秋春冬。不用问,这是因为在南方呆久了的习惯,南方多雨,而且多为暴雨,想下就下,不定时间,如果下班走出办公楼突降暴雨,狼狈的连地铁口都走不到,别人撑起伞潇洒前行,没带伞只能等。别人都在等,而你潇洒前行,尤其是和朋友出门,天下雨,而你一句“我有伞”,这时候快抵得上一句“我有钱”的分量了。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重,其实还是挺重的,算下来带伞也有七八年了吧,想象一下消遣了多少体能。

以至于回到西安,我依旧保持着这个不算优良的习惯,西安是否多雨我已经不太记得,至少是夏日才有暴雨吧,还有一种雨叫连阴雨,我最讨厌的那种。总之还是带伞在身,虽然偶有不带之时,这不,昨日夜晚晴空,回家没带伞,今日早上果然下起了雨,不过毛毛细雨而已,住与工作也就一条宽阔的马路而已,于是不带伞走过去。

路上先是人多带伞,自己孤零零的身影,其实还好,因为自己就过条马路而已,其他带伞的人大概没这么好命,再后来就看到还是有挺多人没有带伞的,这也是为什么要写几行文字的原因。很久之前做过一段时间水果生意,于是就习惯性留意街头路段的水果店数量和规模,后来做了母婴生意,就开始留意街头母婴店的数量,规模,生意好坏之类,买了车,就发现自己买的那款车其他街头还是蛮多的,如兄所说,这些现象一直都在,只是你从事了这行才去注意这些,不无道理。

引申在带伞这回事上,伞就如同为权贵,财富,撑伞的人大多不会去留意那些街头匆忙,蜷缩起来快速通过的人们,还有一些已经淋成落汤鸡的,但这些人一直都在,虽然伞是每个人都能买得起的,比如最畅销的那种,一把10元,近乎于一次性使用,或者撑伞的人里有好点的伞,也有断胳膊掉腿的那种,但终归是是这么个道理,直到有一天我们自己没有了伞,不是因为买不起,而是因为无处可买,我们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人是不撑伞前行在风雨中的。

我想这就是生活吧。当然我更愿意发出一些倡议,但实在是没有必要,因为社会就是伞与雨之间的关系。